您现在的位置:年轻妈妈 > 幼儿儿童 >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政府为政绩、硬扣我精神病患者帽子

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政府为政绩、硬扣我精神病患者帽子

2019-07-22 10:16
  我是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居民于善芳,佛山市三水区政府为政绩、硬扣我精神病患者帽子
  



  


  



  


  


  ,与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三水区西南街道布心居民委员会、三水区社工部、三水区残联、三水区精神病防治康复工作小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三水分公司、中国邮政(三水区邮政)滥用职权,侵犯我基本人权。
  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我所有生活所需的设施被破坏,电线、有线电视线、宽带线多次被剪断,自来水阀门被破坏,门口被人淋红油和倒祭拜用的香脚,住房和车房被泼粪便、尿液和污秽物,住房、车房门锁眼被注胶水和被撬烂,住房和车房玻璃窗被砸烂,财物被盗和被破坏,家里被人偷装偷拍器材,行踪被监控,多次在多地被人用下三流卑鄙无耻的手段迷奸,并无时无刻的各种恐吓骚扰、侵犯,被写大字、贴字报和挂横幅,这与 黑社会的做法有何差别?我为维护自已的权益而多方奔走多年,但是在2013年10月18日,被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三水区西南街道布心居民委员会、三水区社工部、三水区精神病防治康复工作小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三水分公司等多部门联合,用强权强制做司法精神病鉴定,歪曲事实,颠倒是非黑白,把所有的侵害说成是我有被害妄想,被监视感,被强奸妄想的偏执性精神病,还强加莫须拿菜刀恐吓别人的罪名,分别在2014年2月28日和2017年2月28日,两次在我无任何异常的情况下,无原由的被强制入院进行所谓精神病治疗,共住院809天。
  2002年我向原工作单位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三水分公司提出辞职,中移动没有批准,而是给我调动了工作岗位,但是在工作中,常人为设置障碍,随之我家中物品经常莫明其妙地被破坏和偷盗,开始只因价值不高,所以我没有报警,后来那伙歹徒就更放肆了,即使是我工作的办公桌抽屉也明目张胆的撬烂,只能报警,我当时相信公安机关会秉公尽责办的
  2005年我因做运动把大腿的肌肉拉伤而去三水中医院耀华门诊部做物理治疗,被跟踪并在治疗过程中被多整出个腰间盘凸出症。
  2006年1月20日,中国移动三水分公司与中国邮政三水分局合谋,本该每一个包裹都有一份独立签收单,但三水邮政局利用工作便利权利,不给我包裹签收单,把我的包裹与中国移动杨健林的包裹并在同一签收单上,让杨健林代我取我的包裹。
  2007年7月16日中移动公司例行进行EAP交流活动,易普斯咨询公司的张西超是带着目的任务而来的,一见面就直奔主题。第二天我在办公室发现有我室主任温志麟在昨天利用职务之便偷打印我手机实时通话单,之前在系统里曾发现多次被偷查我通信记录,向管理层反映,反而被说是我多凝,凝心病重。
  佛山移动公司工会 温兆国等人,居然带着不是我公司人员—易普斯咨询公司的张西超去我老家,与我家人说我有精神病,要求我家人送我去精神病院治疗,事件发生后,我一直为此事多次找时任三水公司总经理卢应春、时任佛山市公司总经理梁春火和佛山市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李伯星讨个说法,后来我也去找温兆国理论,没人为他们的行为作出有担当的回应,搞得人人皆知,还撒无赖说,没人说你有精神病,公司不可能发文说于善芳没有精神病的公告,与此同时,他们侵害我的行为连连不断,只好报警,寻求警方的保护。
  2008年2月28日整理物品时,发现被人非法入屋盗窃高价值钱票而报警, 警察上门勘查,起初警察很负责任,但是中途听了一个电话后,居然叫我别在三水工作和生活,离开三水或者另租房子居住。
  2008年3月27日晚上,我外出买食物回来,发现准备用以购买电脑的4000元钱被盗而报警,到现在没有任何回复。
  从2008年起,每逢节假日或有大型活动举办,佛山市三水政府或者公安局就会打电话要求我家人约束我或将我送精神病院治疗。我去哪都被跟踪侵犯,如:2008年在三水明富昌体育馆举办的《三水饮料节》,连续两天我下班后去闲逛,都有俩武警拿着摄影机一直紧跟着我后面拍摄,毫不遮掩,肆意而为之,从此以后,凡是我去类似的场合都被用类似的模式侵犯。
  2009年6月1日,我的摩托车的车房被盗,有人发现报警,偷车贼被抓,我去领回时防盗锁、头盔和在座位底下的物件没有了,我列出清单,要求警方帮追回,或者盗贼移交时告诉我,我要他赔偿我的损失,但到现在都没任何消息,而那台摩托车时隔未够半月,在6月13日再次在车房里被盗走了,后来重买了一部代步摩托车,但也好景不长,经常被人用胶水粘住零部件不能使用或者用硬物把锁眼给撬坏不能开动,最后还是被盗窃了,用以代步的摩托车在车房共被盗三台,价值两万多元。
  2009年7月1日,组织发动我住宅区4栋楼宇的大多数住户联合签名说我有精神病书递交给居委会。(这是我在9月14、15、16连续三天上布心居委,要求叶金华主任扣我精神病帽子给出个合理解释时,他给出的实物纸张里看到的,是谁组织发动的?)。
  2009年7月2日,我外出回家时发现家里的门锁被撬烂,拨打110报警,但出警人员好象不愿意,在敷衍了事,后来与家人沟通时,才知道,原来当天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西南派出所布心社区民警中队、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布心社区居民委员会联合大动干戈,直接上门逼宫,说我是精神病人,态度强硬的要求我家人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治疗。
  2009年7月14日晚上22时许,我住宅楼下202房黎燕青拿一长铁棍疯狂拷打我家防盗门,我报警后,出警警员竟然不制止黎燕青的犯罪行为,我再次打110,从电话里听到,有人叫接线员别理会我,说我是精神病人(退一步说,即使是精神病人,人身和财产也有不被侵犯的权利,而且扣我精神病帽子的,是你公安局),我提出严辞抗议,后我和黎燕青被叫到布心派出所,然而,在这确凿事实面前,布心派出所居然连基本的笔录都不做就把黎燕青给放了,反而把我扣留到凌晨3点多才放人,让那些作恶的歹徒更加有持无恐地对我进行侵害。
  2009年9月8日,车房门锁被撬烂,把锁都拿走了,我打110报警,出警人员居然不受理,我投诉了,也被不了了之。
  2009年9月17日早上出门上班,发现门上被吐很多痰、口水,中午下班回来,门口、门上被泼粪便水。
  2009年9月18日,摩托车在车房,车头的零部件全部被胶水粘合,全部都要更换。
  2009年9月24日,佛山市三水区残疾人联合会(简称残联)打电话我家人,强烈要求我家人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治疗,如我家人不再送院治疗的话,他们就强制把我送入精神病院住院治疗了,我当面问口口声声说已到我家中观察我多时的残联工作人员,要他说出我的特怔时,他哑然了,根本不认识我。
  2009年9月25日,车房门锁眼被堵。
  由于三水区政府所属部门的包庇、纵容和任意妄为,在2010年1月份我被用卑鄙无耻的下三流手段迷奸了,后来多次在多地发生这种屈辱的事,身心严重受伤,无法自拔。
  2010年1月22日,我下楼经过二楼时,从201房冲出一手持菜刀乱挥的男子,口里狂叫什么(我听不懂),我立即侧身避过,他竟放下菜刀,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往墙上摁,口中不停地狂叫,同时从201房又冲出一男子,两人共同使劲把我往墙上摁,我争脱后打110报警,出警人员竟然与201房菜刀男勾肩搭背,谈笑风生,亲热得很,把我凉在一旁,也没见传菜刀男去派出所接受处理,也没叫我去做笔录,后来我发现多处受伤和感到胸闷,主动去派出所要求做伤情鉴定,但是从来没有警员与我联系,这事也被不了了之。
  2010年5月上旬,中国移动三水公公司综合部的何国桓使用他自己的电话139********打电话给我家人,使用假单位名称和假名字欺骗骚扰我家人。
  2010年5月17日,何国桓用139********和增值卡134********用佛山市公司亚光的名义给我发短信,我要求他真诚以待,面谈,被拒,最后在我强烈的追击下,才不得已承认是中移动三水分公司的何国桓。
  2011年4月11日,广东移动公司三水分公司与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公安局互相勾结,警察在我按常规回单位上班的过程中,使用威吓言论要我吃罚酒,导致我在第二天回单位上班时遭遇到移动公司聘用的佛山百花物业管理人员王翔的故意伤害和猥亵,但是三水公安局偏袒王翔,没有公平、公正的处理,非但没有将犯罪嫌疑人惩之于法,在2011年5月9日才说不与立案,还反说我打伤王翔,现在一翔大量,不起诉我。
  2012年4月1日我乘坐火车去西藏旅游散心,在去的火车上,被人偷放东西在我的水壶里,在西藏跟踪、搔扰、恐吓和侵害。
  2012年10月我再次到西藏旅游时,居然以国安办的身份对我进行侵害和威胁,晚上在我住宿的卫生间架子上,挂上商标牌对我进行恐吓,我报警后,当地警方多次向我表示,是我属地所为,建议我回属地解决,我的案件他们管不了。
  2013年3月5日我到佛山公安局信访办和佛山市国安办咨询后回家时,一大队人马紧跟着,晚上家中的电线被人从二楼开始至三楼间一大段剪断并拿走,第2天(2013年3月6日)当我带人回来维修昨晚为寻找被剪电线的断口而撬开的线槽时,遭到同栋楼的401梁家成、801麦少娟、202黎燕青、502英姐等住户的强烈反对,不准我雇回的人员维修,当时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西南派出所布心社区民警中队的警察也在场,我已对他们说明事由,反而被警察强制我到派出所接受调查,我要求他出示警证被拒,还口出狂言,我投诉了他,没下文,在派出所,警察还限制我外出食中午饭,威胁说;如我踏出派出所门口,就用手铐铐我在派出所的长椅上24小时,那出警的警察在2013年10月18日强制我去做鉴定时最为积极,在我亲友间穿梭、游说,还穿上特警制服,越投诉越升职。
  2013年4月29日,经精心策划的佛山电视台《小强热线》栏目以《邻居,求求你别再播歌了》为题,歪曲事实的失实报导上线了,我多次打电话到电视台投诉无效后,气愤之余如他们所愿,不理智的真去购买了大音响并24小时不停播放以示抗议,很长一段时间里,电视、电台、报纸、各种传播媒介大肆颠倒黑白的歪曲事实报导,中国电信更是直接使用其LOGO作为网络头像,再一次将我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受尽各种诬蔑、抵毁、人身攻击等摧残,后来自觉这样不好,着了他们设置的道道,也不应该这样做,影响其它无辜人,主动停播了。
  2013年10月16日上午,我们去三水区信访局、三水区法院、三水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咨询处理有关噪音扰民的事项,在三水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里,确定了有关罚款、诉讼等事项,我们到三水区法院咨询应诉时,三水区法院却告诉我们,我没有诉讼事件,我们不知怎么回事,不管怎么,我确实是扰民了,是错就认罚,但是现在无人给罚单啊,去三水区信访局反映被精神病等事项。
  2013年10月18日清早7时许,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西南派出所布心社区民警中队以协助调查噪音扰民的名义,把我从我工作的办公室传唤到派出所,联合一伙不表明身份的年青人,强拉、强推我上车,并坐我两旁,强行把我送到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作违规的所谓司法鉴定,全程有或一或多部摄像机跟拍摄,到佛山三院,连上卫生间都被紧跟着,违规鉴定人祁富生、赵俊鹏,按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西南派出所布心社区民警中队提供的纸质实物材料,逐一提问,鉴定现场除了有我家人、派出所警察、还有一身份不明的人在场,他们可以随便出入,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西南派出所布心社区民警中队的警察全程用手机违规录制,如此有目的的个案鉴定,什么独立、客观、公正、科学的鉴定程序、技术方法和操作规范,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 第二十七条 精神障碍的诊断应当以精神健康状况为依据,在利益面前全都是浮云,得出的鉴定结果可想而知。
  遭遇这屈辱的一个月后,2013年11月27日,在我多次追问下,电话通知说有结果了,叫我们去派出所取,我去三水西南布心社区民警中队要求取鉴定结果时,警员不给,所以一直不知被他们用这不齿的违规所鉴定出个什么结果,也就没法提出复议的权利,佛山市三水区政府终于在2013年10月以这种卑鄙无耻的方式,为自己多年来把我列入精神病黑名单找到了借口。
  2014年2月28日,没有任何异常事件发生,当我走出住宅楼梯时,被特警强制把我直接送到违规鉴定人祁富生为主任的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四科强制住院治疗338天,据入院记录,2014年2月28日强制送我去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住院的人有:佛山市三水区区委政法委(区司法局)机关党委书记林耀强,区委维稳办副主任刘荣达、布心居委党委委员李丽容、区精神卫生科邝就贤、还有陈卫华、黄xx等人员,还有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三水分公司、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西南派出所布心社区民警中队、佛山市三水区精神病防治康复工作小组、佛山市三水区社工部,佛山市三水区布心居委会参与其中,而2013年10月18日被三水区公安局用公权强制送往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的违规鉴定,被说成是在警察的陪同下来医院进行司法鉴定,在我住宅楼下强制直接送院被说成急诊。
  2015年8月22日我报警说被人侵犯了,在做笔录的时候要求做司法鉴定,在三水张边派出所大厅里的所有警察没有一个作出回应,什么案情都没问,只向我要了联系电话,就让我在报警笔录表上签名了结。
  无论我去何处,都有一撮人员以影随形的跟踪着,伺机对我进行侵害,我报警后,他们就跳出来说我是精神病患者,有被害妄想症,无时跨地域使用强权对我进行迫害。
  2016年3月14日,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张边派出所民警竟然跨越2千多公里,在我住宿地,北京西城区,冒充北京东城区民警(我在东城区派出所报过警),以要求去东城区派出所做笔录的借口,强制我去了北京东方宾馆旁,然后转车连夜出城(整个过程都没开车箱灯,车内一片漆黑,到天亮才看清他们的面貌),马不停蹄地回广东,还把我的身份证和手机抢去,回到三水张边派出所还被扣上手拷。
  2016年12月27日,在广州南站站台上,我已经经过安检要上车了,就在月台上被佛山市三水区张边派出所警号187251跨市以检查行李为由强行不让上车,强制回三水,旅客以为抓犯人呢!用以购票的钱打水漂了。
  2016年月12月28日,在北京祥伦旅店,再次被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张边派出所2千多公里之外,强制连夜出城回广东。
  2017年2月25日,我在广州荔湾区住宿时被侵犯而报警,广州警方已受理,但在2017年2月28日,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张边派出所警号187251不通知广州警方,跨市异地在汉庭广州岗项地铁站店以调查摩托车为借口,强制把我直接送到佛山三院(即精神病院),3月1日,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布心社区居民委员会(简称居委会)的严颖帆、丁春华办理的入院手续时,与2014年那次被强制入院又多了条指控,恐吓三水区精神病防治康复工作小组人员,我连照面都未碰过,他们住址、联系方式我都不知,怎么恐吓他们?被强制住院471天,被强制打针接受所谓精神病治疗,我出院后去广州警察局咨询案情时,被告知已结案, 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张边派出所这个保护伞太给力了,就不知我在三水所有的报警都被结案了?
  2018年11月14日我去佛山市三水区西南镇出入境窗口办理往来香港/澳门出入境证时,全国出入境办证系统出现了国保部门限制我出境的提示。
  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西南派出所布心辖区社区胡姓民警用138********,多次发短信给我家人,说我是精神病患者,是管控对象,并使用威胁言语,直接送我去精神病院。
  我在2019年6月28日,在手机上订购了7月9日去北京的动车票,过几日三水区公安局胡姓警察就用138********,骚扰我家属,并称将我直接送精神病院医治,他们是怎样知道我订购了车票的?是否侵权了?
  多年来,我多次向区、市、省、国家,多部门反映情况,只有卫生系统有回复,但是避重就轻,不承认错误,不改正,其它的部门都没有任何回复,我每天过着忍辱偷生的憋屈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