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年轻妈妈 > 小说电影 > 谁敢碰通山县法院庭长法官李德昭这把硬黑伞

谁敢碰通山县法院庭长法官李德昭这把硬黑伞

2019-05-09 04:04
  我叫朱忠林-今年63岁,事由2O08年通山县应发实业有限公司,在通山县慈口乡白岩村三组开采大理石强权侵占我山林,因此我找各有关部门请求维权,却被各级相关部门用不择手段和打压将我拒之门外,其主要是由该公司已聘用的法律顾问是通山县法院副院长作网络后盾,迫使我走头无路无法维权,无奈我于2o15年7月28日在我所属权内挖凹蓄水造林修复该公司所毁的林地,不谬被该公司长期雇用的黑恶团伙(所谓该公司员工)数十人,开着备好的车辆、大刀和钢管,将我和司机进行轮翻毒打致残,司机朱成杰多处致伤,并将我租用的面包车砸毁且扬言要将我全家打死将家踏为平地。遭遇后我打11O报警由通山县燕厦乡派出所出警。事后为首黑肖本勤〈曾同名:肖保国)仗作与通山县公安局主要领导有裙带关系,所以我数百次请求公安局立案出警,但公安局以各种借口推托直至2O16年8月16日法院开庭时才把首犯肖本勤带到法院。可通山法院庭长法官李德昭徇私枉法为首黑肖本勤蓄意编造无前科、主动自首、主动赔偿和乘车这些荒谬的条款为罪犯开脱,可我当庭出不的林权证、罪犯有前科证据、开庭前归案、至今未给受害人分文赔偿款,法官李德昭却拿罪犯交给公安、法院的结案款来伪造说是主动赔偿受害人赔偿款。有据可查、有法可依,此案应判恶意侵权、寻衅滋事罪和故意毁坏他人财物罪。可法官李德昭说法官法官.他就法他就是官,他手中有权为罪犯肖本勤并罪改一、重罪改轻、轻罪改缓。且通山法院院长钟华岗多次威吓我,如我再上诉上访抓我判刑。由此可见通山公检法黑暗腐败,以权代法充黑恶组织的强硬保护伞来遮挡文明和楷法制社会,呼吁求助党和社会还我们弱势群体的一个公正公平平等的人权吧!一一一朱忠林一一一身份证4212241957O8134914一一一电话17720335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