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年轻妈妈 > 小说电影 > 扫黑除恶

扫黑除恶

2018-12-09 06:01
  黑恶调查无结果报复村民无宁日
  前段时间网上出现了白庄村黑恶家族势力的举报,但就是这样的举报,却让这个黑恶家族无所畏惧,越发嚣张。
  黑秃军师白瑞清从网上看到揭发材料后,晚上晚饭后时间,自备半导体喇叭广播,扬言一定要讨一个“公道”,不然豁出这条老命,要在村里广播个七七四十九天。
  白瑞清扬言道:“白贺艳是大老粗,什么也不懂,索要的危房改造户的钱,白晓玲帮着退了,大不了就是犯了“渎职”的错误。”轻描淡写的就把一个倚仗权势,横行村里,欺男霸女,受贿索贿的村霸人物洗脱的一干二净。“白晓玲是个好干部,不贪、不占。。。。。。谁揭发的材料,自己豁出老命也要奉陪到底!”这样连续广播了两个晚上之后,老百姓都偷偷议论:“这一家子这样闹腾,肯定是有人给撑腰,做靠山。白瑞清这样为家族开脱,大肆叫嚣,也只能是越描越黑,弄不好还得牵扯到他们的靠山。”这些话传到白瑞清的耳中也可能起了些作用,原打算七七四十九天的辩白广播,折腾了两个晚上就停止了。
  白晓玲(妇女主任,现两委委员)在其父嘴里是个不贪不占一心为民的好干部,可真是如此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就因为有上边的靠山,网上揭发的问题,乡里来人检查,早就通知白晓玲、白贺艳做好了对策,老百姓因为怕打击报复,都避而不谈。其中白晓玲伙同白贺艳将承包土地卖给村民建房的事遭到揭发后,白晓玲就在村里对相人员展开活动,统一口径,说是和其他村民调换的承包地,此事与他们无关。把调查轻易的化解了。但卖给村委会的三间,自来水泵房的一间,是谁的地谁卖的?是谁收的钱?不就是白晓玲丈夫白贺军吗?难道这也叫没关系?
  白晓玲伙同白贺艳,把村里自来水工程让其丈夫白贺军承包,老百姓每户交350元,近二百多户安装费收了八九万,水务局完工后给村里的工程补助款也是白贺艳白贺军两兄弟结算,具体数额至今村里也是个问号,只知道太平庄比白庄村小那么多,返还的款项就五万多,白庄村得有多少?所有的也都揣进白晓玲家的腰包,难道这些以为老百姓都不知道?
  2014-2016年危房改造期间白贺艳白晓玲向危房户索取财物,不给就别想要危房改造名额,就别享受国家的危房改造补助。就这样,每户少则一千,多则二三千,这又捞了多少好处?但上级调查时,又是白晓玲提前知道消息,对盖房户做工作,有的怕打击报复,不敢说。但即使这样,或许是怕受到上级处理,白晓玲有些往回退的钱就近两万。而调查结果却是白贺艳收钱,和白晓玲无关。既然与白晓玲无关,可给危房改造户退款是谁退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上级安排的卫生监督员,本来是村秘书王海,但就因为有600元的辛苦费,白晓玲硬是从王海那里夺过来,为的就是这600元钱。
  白晓玲、白贺艳作为村干部,带领村里进行劳动或为村里办事不是分内的事情?可为什么每年都在村里领取出勤工资?
  白晓玲违反政策,给村里关系户白绪才夫妇办理独生子女奖补,可该户有三个儿子,不知道哪个政策规定,这样的可以领取奖励补助?
  这就是他们家族口中不贪不占遵纪守法的好干部!
  在今年的村支部选举过程中,白瑞清、白晓玲、白贺艳就大造舆论,上级有关人员许诺,只要白贺艳、白晓玲进入村支部,白晓玲就能当村支部书记。为此目的,白晓玲早早的通过关系把在外工作的女儿白丽及女儿闺蜜白晶党关系调入村里,为的就是增加自己家族选票数量。
  选举后,白瑞清,白晓玲白贺军夫妻使尽全身解数,千方百计托关系,找靠山,上闹下跳,为白晓玲争夺白庄村支部书记之“官位”奔走。白瑞清开始去县相关部门上访,内容就是“为什么不认我女儿当支部书记?”白晓玲、白贺军开始频繁的找镇党委领导哭闹,为的也是当上支部书记。不答应,就去市里,北京。
  试问这样的人是否符合上级任用标准,是否该得到党纪国法才处理?
  白瑞清更是在村里四处找人质问,先是质问找张守林,再质问王海,只要是他们认为可能举报的人。接着就在这几天,对村里白丰满大打出手,就是因为怀疑网上揭发材料是其所写,因网上揭发材料让他们家族受到调查。
  多么的猖狂,难道打黑除恶不应该打这样的黑,除这样的恶?
  请求有关部门还百姓一个安宁!
  一个普通老百姓
  2018.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