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年轻妈妈 > 少妇白洁 > 无力还款、两度延期,中煤财险销售子公司临资本金托管压力

无力还款、两度延期,中煤财险销售子公司临资本金托管压力

2019-03-13 08:18

近日,蓝鲸保险注意到,中煤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煤财险”)旗下保险销售子公司将两年前申请的借款进行第二次延期,资金用途为履行注册资本托管的监管要求。

对于中煤财险销售子公司存在的资金流动性难题,业内人士对蓝鲸保险解读称,保险公司下设中介子公司,整体经营情况并不乐观,因资本消耗严重,且收入来源有限,初期多呈现亏损态势。

对于推进已逾两年的保险中介机构资本金托管的监管政策,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道,依托自身能力进行托管的机构仅约2成,多数机构通过寻求新股东、整合并购谋“出路”,行业自律之下,保险中介公司正在经历一场“洗牌”。

借钱满足托管要求,中煤销售伸手向股东借款已两度延期

近日,中煤财险发布关联交易公告,披露与旗下中煤联合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煤销售”)延期还款协议信息。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这笔借款可追溯至2年前。2017年2月,中煤销售因资金数量不足以履行注册资本托管和保证金缴纳等监管义务,向中煤财险申请短期借款600万。同年四月,该申请获批,中煤财险向中煤销售借款600万元,约定在2017年末归还,并按照人民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1.5%)计息。

2017年末,中煤销售却未能凑够这笔资金,其表示,因资本金投资项目持续停牌,流动资金无法按期偿还借款,中煤销售与中煤财险签订《延期还款协议》,还款日延长至2018年末,利息调整为人民银行两年期存款利率2.1%。

又过一年,中煤销售仍未能如期还款。此次借款延期的原因,依旧是因中煤销售资本金投资项目未实现退出,现有流动资金无法按期偿还借款,因此将还款期延长至2019年末,利率也相应调整至2.75%,目前该申请已获中煤财险审议通过。

据蓝鲸保险了解,中煤销售为中煤财险旗下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成立于2013年1月,为中煤财险代理保险销售业务,代理损失查勘等服务,2019年以来,截至2月25日,双方已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达1576.37万元。

对于中煤销售借款满足监管要求的资金流动性“困境”,华瑞保险销售有限公司西北管理中心总经理王立刚表示并不意外,其指出,“保险公司旗下中介公司,整体发展情况不算乐观,因为其未能实现产销分离,险企往往是在规模成型后,再通过保险中介子公司进行全国性布点扩张、搭建团队,资本消耗比较严重,且收入来源有限,导致多数呈现亏损”。

不仅如此,蓝鲸保险注意到,向中煤销售提供借款的中煤财险,自身资金情况也并不乐观,已连续亏损4年。据年报显示,2015年,中煤财险转盈为亏,净亏损5478.66万元,随后两年亏损加剧,2016年、2017年净亏损分别扩大至1.38亿元,1.42亿元。2018年,根据中煤财险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计算,全年合计亏损约5043.77万元,幅度有所缩减。

无力还款、两度延期,中煤财险销售子公司临资本金托管压力

不仅如此,蓝鲸保险注意到,截至2018年末,中煤财险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33.47%,较上年末缩减约49个百分点。

综上来看,不仅旗下销售子公司资金仍存流动难题,中煤财险自身也面临发展难题。

7至8成保险中介机构难完成托管,寻新股东、整合并购谋出路

蓝鲸保险注意到,中煤销售向中煤财险的借款之举,起因于一项监管要求。

2016年10月,原保监会印发《关于做好保险专业中介业务许可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保险中介机构进行注册资本托管,即在资金雄厚、管理规范、具有托管经验的银行开立托管账户,将全部注册资本进行托管,同时对托管的用途进行了规范。为平稳过渡,《通知》将已取得许可证的保险中介机构完成注册资本托管的时间,设定为6个月。

“此前,保险中介机构乱象频发,注册资本金方面,虚假注资、违规抽资等现象常见,对保险中介市场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为了对小资本的保险中介机构进行筛选,监管提出提高注册资本金门槛并进行资本金托管的要求”,在此背景下,王立刚直言道,“保险中介机构中,约有7-8成的保险中介机构难以达到监管要求”。

“据我所知,保险中介机构依托自身实力,完成资本金托管的比例大概在2成左右”,经济学家宋清辉提供的数据与之相符。

那么其余近8成难以“拿出”足够资金进行托管的中小保险机构,在制度执行后,如何发展?据王立刚介绍,其主要选择三条“出路”,一是引入更有实力的股东,进行注资;二是进行整合、并购,由多家小型机构聚合成大型机构;三是进行牌照转让。“正是基于注册资本增加与资本金托管的监管要求,近两年保险中介市场正在进行一场洗牌”。

“建议目前仍‘不达标’的保险中介机构积极选择被并购”,宋清辉直言道,“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

据蓝鲸保险了解,目前保险中介市场约3000家机构,所需托管的注册资本,体量巨大,大量的资金正流向银行。“监管要求进行托管的银行均是国内相对有实力的银行,对于托管资金,有明确的监管要求,并不存在托管风险”,王立刚分析道,“对于银行而言,保险中介机构资金托管的风险较低,资金相对稳定,给银行提供了一定的可操作空间”。

“尽管监管对于托管资金有明确要求指向,但银行之前缺乏相关经验,对这笔资金的管理也应审慎”,宋清辉提醒道。

“整体而言,资本金托管的监管要求,是制度的精细化执行”,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道,“保险中介行业并非快进快出的谋利性行业,因此门槛与普通的小微企业应该是不同的,基于资本金托管的要求,实力有限或者空壳公司,陆续的关停,筛选下实力相对雄厚的主体稳健运行。让有能力经营的人在市场中运作,使整个行业进行细致经营”。

“不仅通过制度进行行业自律,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第一季度,银保监会正在强化对于保险中介机构的监管,处罚力度明显加强,保险中介市场正在进行清洗和调整”,王立刚强调道。


创业不易,需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