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年轻妈妈 > 未婚爸爸 > 我是张本轩揭露新疆阿克苏骗子律师饶飞的犯罪实事

我是张本轩揭露新疆阿克苏骗子律师饶飞的犯罪实事

2019-01-13 11:10
  我叫张本轩,一个在成都打拼多年的女商人。早年间,我在朋友的介绍下远赴新疆做生意。2001年,我以新威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出全资300万元购买了位于新疆阿克苏市区北大街8号的一个商业楼宇。

  买卖楼宇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需要一个专业的人来帮我处理。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认识了一名叫饶非的当地律师,并便委托他为新威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代为办理楼宇的购买及过户手续。在我委托饶非帮我办理楼宇购买相关法律手续时,饶非提出“要公司10%的股权作为律师代理费和代为打理这幢楼宇的租赁和物业管理等业务”的两个要求。作为一个人生地不熟又长居成都的外地人,为早日完成这笔交易减少麻烦,我就答应了他的要求。饶非是我公司的股东每年从这撞商业楼出租分红里面获取相应收益。

  2011年10月,饶非给我打电话说:公司商业大楼的房屋设施设备陈旧,大楼外墙砖严重脱落,年久失修、管线老化、存在重大安全隐患,需要对大楼进行处理。由于我这些年一直居住在成都,对大楼的实际情况并不知晓,所以我就问他有什么具体建议。

  他告诉我说:最好是将楼房变卖变现,这样可以稳赚一笔钱。当时我对阿克苏市的房价和市场情况一概不知,也一直犹豫不决。后来,饶非又通过电话告知我:有人愿意出价500万元购买这撞楼房。在他的反复劝说利诱下,我最终同意了以500万元的价格变卖此幢楼宇,考虑到交易的复杂、过户手续的繁碎问题,而且饶非又是公司的股东,出于对他的信任,我再一次让他全权代理处理卖房过户的所有事务。在饶非的积极周旋下,我与买主白军福、姚海燕达成了买卖协议以500万元的价格成交,并转让了新威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

  七年后,2018年2月。我回到新疆办事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谭先生,在我的一次交谈中,他告诉我,他父亲于2011年11月19日在饶非处以10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我公司的商业楼宇。开始我还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但是时间和大厦名称也全符合。我明明是以500万元卖的,怎么会是1000万元呢?除非是饶非骗了我,从中作祟。于是我去查询了工商登记档案,情况确如谭先生所说。

  后来经核实,2008年到2009年期间,饶非正是谭先生父亲公司的法律顾问。随后,饶非凭借股东的身份利用自身优势和手段,亲自谋划了一场骗局。

  原来,饶非先是在得知有人以1000万元收购大楼的意愿后,骗我说有人以500万元的价格收购,然后用各种借口劝服我同意买卖。随后,饶非假借白军福某、姚海燕的名义以500万元购入,然后再借白军福、姚海燕的名义将楼宇转手给真实买主。以此方法非法骗取500万元。

  我公司于2011年11月18日开会决议卖房,第二天谭姓真实买主就直接给饶非的个人账户打了200万元定金。从这一点就可以肯定原来饶非同真实买主早已经达成协议,而饶非对我也是故意隐瞒。谭先生的父亲向该律师支付的第一笔款项时间节点为2011年11月19日,而我与白军福、姚海燕签订的转让协议其实就是在2011年11月18日。在协议签订之后,饶非从个人账户转款200万元给我,而我根本不知道,但当时的实际买主和出资人是谭先生父亲。


  知道真相的我,非常震惊!2018年3月,遂向阿克苏市公安局报了案,在公安局的调查和调解下,饶非害怕坐牢,口头承诺赔偿660万元并立即转账给了我260万元。

  可是,在饶非走出公安局之后,剩下的400万元迟迟没有归还,并且玩儿起了失踪。无奈,我只有再次报案。2018年7月4日,饶非在阿克苏公安局侦查下,承认了全部的欺骗事实,并写下支付所骗金额400万元的承诺书。但是,一直到现在他非但不支付自己承诺的400万元,反而还调动各种资源让案件处于不了了之的境地,并口口声声称在阿克苏没人能办得了他!

  今天我就把这个骗子律师饶飞的犯罪实事公布于众,看看这个世上还有没有王法,是否天下真没人能够收拾得了他!

  以上陈述均为实事,有文字和录音证据,任何诽谤造谣本人愿付全部法律责任!

  张本轩 2019年1月13日